最新消息

諮詢服務專區

高教工作者權益保障途徑

欲知高教工作者個體權益之基本保障途徑,請點選「繼續閱讀」。若事關聘約、校內自訂規範……等同時影響多位工作者權益的事項,或其他集體性爭議,請直接聯繫工會。

線上填表聯繫

請詳細填寫,我們才能掌握最確實的資訊、提供您最完整的諮詢回覆。若您曾收到《大學快報》,電子郵件請填收到快報之信箱。

聯絡我們

相關法令規章、機關連結

一、權益保障之相關法令規章彙整。

二、社會保險、退撫相關法令規章。

三、關於退休、資遣相關規範簡介。

四、相關機關網站連結。

莫再讓學生勞動者成為制度下的犧牲品 高教工會對「研商大專校院學習型兼任助理第1次會議」的聲明

【2016.8.11聲明】

2016-08-11 15:47

(圖為20160112師大分部反對行政學習型助理/拍攝者:隆隆)

 

教育部於今(8/11)日下午再度召集各學生勞權團體與大專校院學生會舉行會議,試圖修改〈專科以上學校強化學生兼任助理學習與勞動權益保障處理原則〉,號稱是為了將上開〈原則〉內訂定的學習範疇「明確化」、「具體規劃」。參與該次會議的高教工會,對教育部的意圖和行動,有以下聲明:

 

一、對於實質上從事從屬性勞務的學習型助理樣態,應回歸勞動部管轄

 

我們認為,現行的兼任助理中,在校園裡各處室協助處理行政事務的工讀生具有明顯的從屬性,必須立即排除於學習型助理的範疇之外。校內工讀理應與校外在餐廳或便利商店打工的工讀生一樣,受到勞動保障。然而,根據高教工會的統計,許多大專校院仍然將校內工讀歸類為學習型助理。更荒謬的是,許多學校僅是玩弄文字遊戲,將工讀包裝成學習,例如臺灣師範大學的「行政學習」、新竹教育大學的「服務學習」,或是臺北科技大學的「職場服務體驗」。

 

表一、各校「假學習、真工讀」舉隅

大學

職稱

工作內容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

行政學習型獎助生

1. 認識公文內容、瞭解公文流程與在行政單位的職務內容。

2. 認識辦公室環境、學習學術活動策劃與場地管理。

3. 協助其他主管師長教導事項。

4. 學習期間需參加行政知能、行政倫理基礎4小時課程,期末出席1次學習分享會,並每月繳交學生自評表。

國立新竹教育大學

服務學習型助理

資訊證照研習班活動協助:

1.課前:環境與器材準備、簽到

2‧課中:拍照、錄影、準備老師午餐(就近買便當)

3‧課後:填寫課後紀錄、粉絲專頁短篇宣傳

4.4/1、4/15簽到時,發問卷並回收問卷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

職場服務體驗

櫃台借還書等流通作業;各樓層清潔;圖書盤點、上架、整架等

 

 

再來,我們認為協助研究生完成學業的研究生助學金,以及生活學習、清寒助學金、弱勢助學金等以協助弱勢學生就學為主的助學金,亦不應被劃入學習型助理的範疇。我們認為「助學金」應回歸其本來的意義,即協助學生就學以享有更好的教育品質,本來就不該以額外的勞務作為領取的條件;否則,就應承認其勞雇關係,不讓研究生或弱勢學生落入反被剝削的勞動環境的可能。例如陽明大學腦科學研究所的研究生助學金辦法,規定領取條件為完成協助招生活動、研討會辦理、管理公用電腦等工作,或是銘傳大學的新媒體暨傳播管理學系碩士班的研究生獎助學金實施細則,規定領取助學金者須協助畢業生流向及滿意度調查、招生宣傳等所內指定之「學習」活動,這些皆具有明顯從屬性,理應得到勞動保障。

 

令人遺憾的是,高教司長李彥儀和王淑娟專委在會議中,表示助學金是一種附負擔之贈與,是為了方便學生不用在校外奔波打工,不該被視為勞雇關係;學生須負擔一定量的工作,才不會養成「不勞而獲」的心態。然而,在被問及學生在校內處室處理行政事務,是否符合勞雇關係的從屬性認定,卻又無法否認。如此自相矛盾的說法,實在令我們懷疑,教育部在開了學習型助理的後門、戕害了眾多學習勞動者的勞動權益之後,是否真的有誠意要好好檢討這份〈處理原則〉?

 

二、教育部限縮學生勞動者代表參與會議人數

 

雖然教育部邀集了各大專校院與學生會的學生代表參與會議,但並未發文通知所有學校與團體,僅有17個團體獲邀出席,教育部還表示,要各團體派出「學習型及勞動型助理各一名為佳」。我們認為,在教育部〈處理原則〉上路後的一年來,共有約28萬名的兼任助理受到影響,其中一半被分流為學習型,要17個團體共34位代表,爭取28萬名兼任助理的勞動權益,難免有疏漏與無法完全代表之處。我們希望,教育部應該開放該場會議,讓受到學習型分流制度影響的助理,以及關心兼任助理權益的所有人,能夠自由開放表達意見。

 

三、兼任助理是否為勞工,應全權交由勞動部認定

 

當教育部意圖縮窄學習型與學習定義的範疇時,必然伴隨著勞雇型的擴張,以及兼任助理勞動權益的變更。過去勞動部在制定〈專科以上學校兼任助理勞動權益保障指導原則〉時,也會邀請教育部與各大專校院協進會、教師會一同討論。對於這樣重大的法規修改,影響全台灣學生勞動者的勞動條件甚巨,教育部不應一意孤行,在對其管轄的〈處理原則〉提出修正時,應邀集勞動部與相關單位參與,方能提出對學生最有利之修正方向。

 

此外,高教工會自兩套〈原則〉制定以來就一再主張:兼任助理是否為勞工、與校方之間是否為勞雇關係,應該是由勞動部以「從屬性」認定的方式加以鑑定之,這是勞動主管機關的職責。但在兩原則實施之後,受到學習關係認定效力的影響,只要兼任助理被校方認定為「學習關係」,對於這位學生勞動者的勞動保障就會被阻斷。我們認為,學習與勞動並不衝突;學習關係之認定,不該造成學生勞動者的勞動保障被中斷,而關於勞動關係的從屬性認定,更應該要由勞動部進行!

 

很可惜的是,兩套〈原則〉實施的一年後,教育部仍然沒有聽進學生勞動者的心聲。在會議中,高教司長李彥儀和王淑娟專委再再表示勞雇關係「將壓縮學校的自主」、「可能加劇師生之間的對立」,甚至說出「符合從屬性認定不代表就是勞雇關係,要看師生之間是簽什麼契約」這類嚴重違背勞動法令的話。首先,勞雇關係是以從屬性來實質認定,與簽訂什麼契約無關;再來,難道今天不正是因為教育部的〈原則〉犧牲了眾多兼任助理的權益,才造成抗爭學生與老師之間的緊張嗎?我們嚴正要求,教育部不要再拿辦學自主、傷害師生情誼等理由當作擋箭牌,立即將兼任助理的勞雇關係全權交給勞動部認定!

 

根據上述三大理由,教育部應立刻將關於學生勞動者之從屬性認定、勞動條件變更等職權回歸給勞動部進行。對於現行制度下,實質上已具有相當明顯之從屬性勞務,教育部更不應該緊咬不放,儘早讓學生勞動者獲得真正的保障!會議中,教育部已同意將針對兼任助理的各種樣態,分次開會進行討論,也同意接下來的會議中,將有勞動部的官員一同出席。教育部應知錯能改,讓學生勞動者不再成為制度下的犧牲品!

 

 

新聞聯絡人:

高教工會師大分部學生代表   張宗坤 0988427186

高教工會陽明勞權小組成員   蘇子軒 0930753005

Warning!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
Get Firefox
Get Chrome
Get Opera